家居人物网 - 汇聚家居精英、传播家居文化、引领家居潮流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有约 > 人物访谈 >

”李敖,我这一生也很酷!”| 再见李敖

     昨天,李敖去世。
    去年6月14日,在“优酷奇妙夜”,坐在台下的吴老师震惊地听到李敖的经纪人朗读了一封信。在这封信件中,李敖宣布自己被医生告知活不过三年。
    那时,李敖还说,在最后这三年时光里,他要把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家人、朋友、仇人,邀请到自己的节目里来。那个节目就叫做《再见李敖》。
    但连一年时间都还没到,这个有趣的“大哥”,就这样任性地爽约了。他不愿举办任何纪念活动或追思会。《再见李敖》,竟再也不见。
    小巴找到当时发布的那篇旧文,看到李敖生命中最后出现在大众眼前的一刻,还是五颜六色、闪闪发光的,真好。

如果说“羡慕嫉妒恨”也有一个具体的形象,那么在很多文人心中,它一定长着一张李敖的脸。

   他指间有最快的刀,怀里有最美的红颜,像武侠小说里的英雄,充满了随心所欲的快意恩仇。我爱你,就为你提刀上马、冲锋陷阵、亡命天涯;我恨你,就骂你、喷你、耍你,一指头就戳死你。

   他潇洒、风流、恣意,无论何种境遇,都保持了知识分子的独立。

2.png

文人心中的羡慕嫉妒恨,大抵长着李敖的脸

    他并不靠文字为生。写了100多本书,但96本遭禁,创下世界被禁纪录。“出版社都倒闭了、吓呆了。我靠的是买卖旧电器、跑带子(卖节目)、鉴定古董,赢得江湖薄富名。” 

    除此之外,李敖的收入中有很相当一部分是房产投资,在因莫须有罪名入狱五年里,他还因为房产暴涨而获利颇丰,“钱对于我,就是自由。”

    这样一个人,会如何面对自己的死亡?

    或许观众比他更好奇这件事,所以在过去几年里,李敖总时不时被传去世。他还曾经为此跑去《康熙来了》,证明自己没死。

    在节目中,他说自己每周只回家一天,因为“老人都很惹人家讨厌”。他形容自己和至交好友的关系是,“如果他死了,我可以去他坟墓上小便。而他们找不到我的坟墓,因为我死无葬身之地,我的尸体捐给了台大医院,大体解剖了。” 

    他很坦诚,让他放不下的,或许是过去。他说,自己每个晚上都会梦到过去“白色恐怖”的时期:“背景是那个时候的背景,但是人,穿插了,错乱的。” 

    他说,我不害怕死亡,但我讨厌死亡。然后又嬉皮笑脸地接上一句:因为死了就不能录康熙了。

    他活得又清醒,又浮夸。 

1.png

再见,李敖

   “你们好,我是李敖,今年83岁。年初,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现在每天要吃六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 

    这次,在无数次死亡谣言后,他选择自己公布了死讯,也选择了自己的死亡方法。他说,在人生最后三年,他会做一档名叫《再见李敖》的季播节目。亲笔写一封邀请书,给他的家人、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

    很多人把李敖的这次行为理解为 “与这个世界和解”。但是,李敖在信中只是说:不留遗憾,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对你的期盼。

3.png

李敖写给台共“小难弟”的回信

    知乎上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认识李敖的时候,他已经六七十岁了,他一出场,就已经是个老头。每个老去的英雄,都在和过去那个自己纠缠不休。

    就像我们看到老顽童周伯通,他一生逍遥,却放不下年轻时那点爱恨情仇。而最终的最终,他、瑛姑、一灯大师,三个人追追打打,一起跑到百花谷隐居。想来,当我们面对死亡的时候,那些爱和恨,也无所谓和解不和解,都不过一场和自己的告别。 

   “优酷的slogan很有意思,”而在信的最后,李敖这样说,“这世界很酷,这和我很搭。我李敖,这一生也很酷!”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