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人物网 - 汇聚家居精英、传播家居文化、引领家居潮流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有约 > 人物观点 >

厉以宁:改革不能一拖再拖,要下决心摆脱路径依赖!

  12月18日,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因经济体制改革的积极倡导者的身份荣获改革先锋称号。厉以宁在其新书《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经济:1978—2018》中建议,中国应摆脱发展路径依赖,不能留恋暂时的经济高速增长。

  厉以宁表示,虽然走老路是保险与安全的,但如果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对发展路径的依赖将使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之中。“路径依赖在思想上成为一个障碍:既然要改,那就慢慢改,没有一种急迫性,并且还认为这种发展方式的改变,实际上是跟资源配置的改变结合在一起的。”

  厉以宁强调,从经济学理论来看,经济增速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是不符合常态的。因此,他强调,改革不能一拖再拖,应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去摆脱路径依赖,实现中国经济的顺利转型。

   以下是厉以宁该书的序言全文,搜狐智库经出版社授权后转载:

  一、为什么会留恋旧的发展方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亚洲、非洲一些独立的国家想早日摆脱贫困状态,于是听从了某些发展经济学家的意见,致力于引进外资,结果,虽然经济增长率高了,人均GDP 增大了,但没有改变原来的体制,依然处于贫困之中。

  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困难,逐渐被一些经济学家从新的角度做了批评解释,都认为发展中国家只顾发展,只顾引进外资,盲目发展,盲目开放投资,盲目输出资源而不改体制,这是有害的,就会使他们陷入低收入陷阱。中等收入也能达到,但同样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这样就产生了一个新的名词,叫路径依赖。

  路径依赖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走老路是最保险、最安全的,因为前人是这么做的,后人跟着他们的脚步走,这样的话不承担责任,同时也就回避了走新路可能遭遇的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于是很多国家虽然感到现在的旧发展方式有问题、有矛盾,但还是坚持它的路径依赖。留恋旧的方式渐渐成为一种惯例,即使某些发展中国家能够从低收入陷阱走出来,进到了中等收入陷阱,但到了中等收入阶段怎么办?还跟过去旧方式一样,结果就陷入了旧的陷阱。

  希腊在20 世纪转到21 世纪的阶段中,人均收入或者人均GDP 的收入都超过了过去,超过了人均GDP 1.2 万美元。1.2 万美元被认为是条杠杠,超过以后,联合国、世界银行就纷纷祝贺,你超过了中等收入。但又怎么样?制度不改,金融风暴一来,它受到波及,马上又下去了,又回到了中等收入陷阱阶段。所以,从低收入陷阱和中等收入陷阱就可以看出,走老路并不一定是没有风险的,而且风险绝不比改成新模式的风险小。

  二、新旧发展模式更替如何成为革命

  这是全世界很多经济学家在讨论的问题。对中国来说,旧发展方式的影响是深远的,旧发展模式持续了多年,在社会上有许多人信它。严格来说,在中国,只有中共十八大以后,中共中央才把新旧模式更替作一场革命,是发展方式的革命。

  尽管在强调开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时候,一再提到新发展方式对旧发展方式要替代,但路径依赖的影响不可轻视。不少人认为按中国的国情还是慢为好,慢慢地改,新发展方式还在推。这是一个大问题,就是说,传统发展模式是不会自动退出的,要挤它,这样才能找到新发展方式。

  路径依赖在思想上成为一个障碍,这个障碍是什么?就是说,既然要改,那就慢慢改,所以说它没有一种急迫性,并且还认为这种发展方式的改变,实际上是跟资源配置的改变结合在一起的。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先要分清楚什么叫旧发展方式,什么叫新发展方式。旧的发展方式就是走老路,跟着走,责任前人负了,这里没有新东西,反而可以避免创新的风险。这就是旧方式。

  新方式呢?就一定要通过重要的改革,通过一些革命性的改革才能做到。最重要的是改革什么?比如说让企业成为市场主体,这就是一种改革,改革以后,就能够使企业真正地自己经营、自负盈亏。

  还有,通过新发展方式改革重在科技创新。科技创新能提供新产品、新产能、新功能等,这个是重要的。你不搞这个,旧的怎么被替代,新的怎么把旧的赶走?

  根据以上所说的,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在中国,市场一定是要摆在重要位置,是决定资源配置的主要方式。但经济中还有一些例外,比如说公益性部门,比如说跟国家安全有关的部门,还有特别重要的新科技的研究单位。这种情况之下,虽然要利用市场调节,但政府也应该发挥规划、引领、支柱的作用。

  那就是说,一般情况下,怎么样把经济转型呢?就是市场来调节,不改就被淘汰了。但是特殊的行业、非营利性行业、纯粹公益性行业就采取另外的方式,政府发挥引领的作用、扶持的作用,等等。

  三、改革是不能拖的

  这个问题为什么现在这么急?改革是不能拖的,不能长期在这里较量,是旧生产模式好,还是新的生产模式好。经济在前进,企业有同行,国外有同行,国内也有同行,你不改就被淘汰了,不改就竞争不过别人了。

  再走以前的道路,路径依赖的道路,最后只能延迟经济的转变。这个转变是什么?我们可以简单地说,旧的会转新的。旧的是重数量、重速度,新的是重质量、重效果。企业是相互观看的,所以说不是不变,它没有感到压力不会变,压力在前面了,你不变你就被淘汰,就是这种情况。置之死地而后生,应该有这样一种想法,但我们现在却不是这样。

  我们现在怎么样?认为转变是可以的,得慢慢来,别那么着急。为什么?一转变快了,失业问题怎么解决?一转变快了,东西稀缺,引起物价的上升吗?你这样做,新产品的销路何在?你在没有初始把握之前,你的创新是不是会带来更大的风险?有各种各样的争论,这些争论靠什么?靠深入学习十九大理论。

  十九大理论上讲得很清楚,我们重在发展理念的转变。发展理念转变了,你才能够前进,发展理念不转变,仍然是修修补补的方式,甚至盲目认为现在路线已经都通了,不能再大干快上,这对长期的转变、转型来说是不够的。所以这里应该提出这个问题。

  世界上很多国家走过的高速发展都是暂时的、不能维持的,因为经济学家都知道高速度不是常态。中高速增长对某些国家来说,走过了也不是常态,还在变,还在往下走。因为经济在发展,所以说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不要再留恋高速度,中高速度就够了。中高速度以后怎么样?看情况。我们把中高速度作为常态,能够持久。

  至于说去库存、补短板、降成本等,要不要做?还需要做。因为你有这些需要来补的短板,需要继续前进的机会的话,你不利用,别的企业就用了。每一个企业家都应该这样的,并不是我用不用的问题,而是我的工人能不能继续在这里就业的问题,我的市场是不是被别人夺走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中高速增长是维持经济常态的一个必要。

  就中国来说,怎样保证今后的发展能够继续下去?首要就是在今后的日程中,我们应该注意到企业的对手也是企业。当别的企业试验成功了,有新产品、新产能的时候,逼着你改,你不改他兼并你,你就垮了。

  这个不是坏事,真正的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是在竞争中出现的,是在有所为、有所不为,放弃一些东西,才能够坚持下去的。这一点企业应该看得很清楚。企业应该看到,转型阶段正是为未来人力资本做准备的阶段,这样一旦铺开了是快的。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就行了。

  改革是不可能止步的,你按旧方法就待在这里了,迟早要被淘汰。那就不如出来拼,出来改。所以现在是叫二次创业,对民营企业来说特别重要,民营企业今天正面临着二次创业的阶段,如果没有二次创业怎么来应付下一阶段的竞争。

  人才的培育,也应该朝这个方向走。人才大大不够,培训以后更多的人是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把技术提高了,知识提高了。不要害怕,这就行了。不能再去依赖过去的路径,我们只有通过竞争自己、改造自己、创新路子,中国企业才有更美好的前途。





分享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