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人物网 - 汇聚家居精英、传播家居文化、引领家居潮流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有约 > 人物访谈 >

联邦家私董事长杜泽桦:34年坚守“专精尖” 矢志打造百年老店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的上午,广东联邦家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邦”)董事长杜泽桦在集团总部接受了佛山传媒集团的联合采访。接近尾声时,他点开手机,读出深夜写在备忘录里的总结:“卓越企业需要占领本领域的制高点。企业需要摒弃浮躁,分析真实数据,推行极致的产品和服务;需要制定减法策略,用最大的力量去强化执行。”

12.jpg

      1984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南粤大地,县、公社、村(大队)、生产队、个体、联合体企业“六个轮子一起转”的南海模式享誉全国,一家名叫“联邦”的个体家具厂在南海呱呱坠地。联邦成立34年来,杜泽桦团队始终不懈思考、上下求索,坚持走“专精尖”路线。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概念尚未提出时,杜泽桦就根据企业实际做减法,扩大有效供给,满足消费者高素质生活需求,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

  毅然下海 回乡率小伙伴创业

  一个小小的愿望,也会萌生一场意味深远的变革。

  佛山日报:改革开放之初,您在广州一国营藤厂当副厂长。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参与创办联邦家具厂?

  杜泽桦:1978年,作为国营藤厂副厂长的我有机会参加广州市对体制内企业举办的中国第一期厂长经理培训班。我接触了西方现代企业管理理念和制度,有了企业管理的实践及理论积累。

  我本来想把这些理论知识运用在国营厂里面,但是由于当时国有企业是计划经济运行机制,而我们学的是市场经济运营方式,差异极大,最终难以施展。与此同时,改革开放的大潮风起云涌,整个珠三角个体企业、联合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南海更是如此。我和王润林等同事萌生了下海自己干的想法,于是回到老家南海求生存发展。

  联邦环保水性漆静电喷涂工艺技术,让涂层结构致密细腻,品质更出色。/均为企业供图

  1984年,我们6个小时候就玩在一起的朋友,凑了几千元合伙创立了联邦。如今,34年过去了,我们都已过“天命之年”,但我们的心还紧紧连在一起。

  佛山日报:联邦家私建立之初主要做藤制家具,后来为什么又选择做木制家具?

  杜泽桦:1986年,我姑姑委托我们帮忙装修。刚从法国考察归来的她,看尽了欧洲最潮流的家具产品。她说想要一套木制沙发,并且向我们介绍了欧洲家私的流行情况。为了圆她的心愿,我们找来最好的木料,用两个多月终于完成了自己设计研发的全屋配套的原木本色家具。

  1986年的一个夜晚,我们开车运着全屋配套原木家具成品,进到广州城,送到姑姑楼下。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货还未卸下,就引来很多人围观,问我们家具是哪里买的。

  当整套全屋定制家具摆到家里的时候,我们感觉到了自然气息融进家居环境所造就出的和谐美感,大家顿时被这种焕然一新的感觉震撼了。这个瞬间触动了我,我们觉得联邦创新的出路找到了,就是原木家具大市场。

  有了这套家具以后,我姑姑的家庭氛围也更加温馨了。我们认识到,家具并不是冷冰冰的物品,而是不同品质生活的载体,是幸福家庭的组成部分。所以,联邦从1986年至今的广告语“联邦——高素质生活”,也成为了联邦的企业使命。我还敏锐地感觉到,原木家具将会给联邦带来巨大的变化。一个小小的愿望,也会萌生一场意味深远的变革。联邦也因此转型开始专门为我们的消费群体研发制造木家具。

  不走捷径靠原创设计做强

  真正能让联邦屹立不倒的,只有保持自己的原创性。

  佛山日报:引进、消化、创新是很多中国制造做大做强的路径,回顾联邦家私的发展历程,如何从一开始就通过产品原创设计走出一条“中国原创”新路?

  杜泽桦:联邦要做实木家具,到底是什么样的实木家具才能吸引到更多不同消费群体的喜爱?首先,家具要好用,舒服是第一位的;其次,要好看,雅致、大方、令人赏心悦目。总结起来就是耐看、耐用。

  我们生产的一系列原木沙发应运而生。当时市场反应特别好,家庭、机关、宾馆纷纷订购。我记得,有些顾客就守在广州东山百货大楼下,等联邦送货车一到就抢购。联邦品牌的名头一下就打响了。

  佛山日报:联邦家私在业内是“原创设计”的代名词。您为何如此强调这种产品设计领域的自主创新?

  杜泽桦:上世纪90年代初,联邦的品牌越来越受欢迎。但是,我清醒地认识到,木制家具的新鲜感很容易在同类竞争中慢慢消散,真正能让联邦屹立不倒的,只有保持自己的原创性。

  1992年,由联邦动议,中国家具协会、广东省家具协会及香港家私装饰总商会联合举办“中国92‘联邦金球奖’设计大奖赛”,迎来了全国家具设计的大比武。在这次汇聚了香港、内地精英所进行的全国设计评选中,联邦一举拿下了十三个奖项中的十项,一款编号9218的沙发由此风靡全国,这就是著名的“联邦椅”。

  联邦椅之所以名声大噪,有三大诀窍。其一,取材讲究,工艺严谨,不仅结实耐用,还有凉爽的质感和触感;其二,看似平平无奇的沙发扶手、靠背,都融入了人体工学设计;其三,结合了生活美学,融入传统美学艺术,从任何角度看,既是实用品,又是一件艺术品。

  “联邦椅”的诞生,依靠的不仅仅是设计的力量,更是坚强而有创新灵魂的工艺和工程技术,最终攻克材料的使用和制造难题,成为能走向中国大江南北的大众消费品,进而最终影响到现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印记。仔细端详联邦现在的各产品品类,你很快就能感应到联邦当年做木沙发能力的发挥,这些产品都流露着类似于当年木沙发那种设计上的舒适度、饱和度和美感度。

  抵制诱惑 不赚快钱不做“大路货”

  坚守才能专注,坚守才能心无旁骛地追求卓越。

  佛山日报:改革开放的浪潮里面崛起了很多企业,但在行业坚守30多年的企业屈指可数,联邦家私是如何成为“常青树”的?

  杜泽桦:联邦是佛山的草根企业,其实从草根成长到龙头企业不难,难的是怎样经久不衰。对联邦来说,就是不忘初心,34年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做到极致,力求完美。

  联邦一开始也曾走过关联性多种经营的路子,曾经成立装饰公司、木业公司,还涉足酒店家具、办公家具等主营业务,创收都比较可观。但是,我们不敢迷失,并意识到需要集中火力打造核心竞争力。所以十几年前,联邦就开始主动改革、做减法,主动缩减业务线,放弃酒店家具、办公家具,进行产品聚集,将全部精力集中到全品类民用住宅家具。

  坚守才能专注,坚守才能心无旁骛地追求卓越。我们不赚快钱,我们6个创始人很简单的追求,就是不做“大路货”,就是要做领头羊。许多欧洲的百年品牌企业规模并不是很大,但是人家品质一流,将产品做到极致,打响品牌,这才是企业的真本事。

  佛山日报:联邦家私是如何改进工艺和技术,将品质做到极致的?

  杜泽桦:联邦产品早已销往世界各地,但我们仍在不断优化新型技术。其实,联邦在木材定性处理、静电涂装、品质管控等领域不断取得革命性突破,一直走在行业前沿。

  我们与北京林业大学共同研发的LB-WDS木材稳定性处理系统,一改传统的风干养生工艺,从源头上解决了木材稳定性处理的难题;我们采用的LB-ECT静电涂装工艺技术,是基于传统静电涂装特别针对木器产品的一种创新研发,涂层结构致密细腻,品质更出色。

  我们还依托自身拥有的行业企业首家CNAS国家认可实验室,严格贯彻执行LB-PCM品质检控体系,确保每一件产品的品质始终如一,检测结果通行全球60多个主要国家和地区。

  创始人34年不散伙 让员工分享改革成果

  只有员工分享到改革发展的成果,他们才能够给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

  佛山日报:联邦家私6位创始人几十年来都合作无间。为什么6个人可以合作得这么好?

  杜泽桦:当年,前面也说了我当初上培训班的时候,就已经接触过现代企业制度。上世纪80年代末期,联邦家具厂生意越做越大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思考,如何分配6个股东的责权利。

  当时国内还没有《公司法》,我就在联邦率先实行内部股份制。我们6个股东达成了股份基本平均的君子协定,避免产权不清;在股东投票权上,我一人享有2票,其他股东一人一票,保证投票出现相左意见,不会票数相等。

  我觉得处理好分配关系,是经营团队的关键。一直到今天,我们6个人大部分已经过了“天命之年”,但都团结奋斗在一线。

  佛山日报:企业要开放要发展,离不开人才。联邦家私为何能留住如此多的老员工?

  杜泽桦:联邦家私现有的4000多名员工中,20年以上老员工有120多名,10年以上老员工有近600人。34年来,联邦没有拖欠过员工的工资,一个月都没有。

  我觉得,只有员工分享到改革发展的成果,感受到归属感和幸福感,他们才能够给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生产的产品才能让客户满意。在联邦,任人唯贤。只要你有才华,你就可以发挥自己的价值。现在,联邦80%的中高层都是新佛山人。

  正是因为所有联邦人的存在,才能够让联邦做产品做得更极致。我认为,联邦的工匠精神不是某个工匠的精神,而是整个联邦的文化体系。

  企业家简介

       杜泽桦:现任广东联邦家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34年来,杜泽桦带领联邦从南海盐步的一家小家具作坊,发展为中国家具行业的领导品牌;从创业六君子,到拥有4000多人的现代化企业集团。

  在仿制盛行的年代,他34年坚持原创设计,力求将产品做到极致;在浮躁的商业氛围中,他抵制诱惑,不断做减法,聚焦住宅家具。作为联邦家私的掌舵人,杜泽桦一直用他独特的思考方式,不做“大路货”,认为企业不是“越大越威水”,“专精尖”才是中国企业打造“百年老店”的根本。

  来源|佛山日报 文|记者王春艳

1525775117601584.jpg





分享到:

相关推荐